中国时尚网 MSHISHANG.com 时尚界高端时尚门户网站
手机中国时尚网
  • 首页 > 娱乐 > 影视 > 《琅琊榜》txt小说全文大结局揭秘 电视剧大结局剧情抢先看

    《琅琊榜》txt小说全文大结局揭秘 电视剧大结局剧情抢先看

    2015-10-12 18:11 来源:中国时尚网综合 我要评论:( 0 )
    导语:由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琅琊榜》近日将迎来大结局,梅长苏、霓凰郡主、飞流、蔺晨等人的结局备受关注,《琅琊榜》将在15日播出的第54集剧情中揭晓结局,电视剧和同名小说的结局有何不同,《琅琊榜》text小说全文大结局揭秘。

      等大家都退出之后,他才起身走向梅长苏,道:“看你的意思,似乎对于将帅的人选,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?”

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“别跟我说你要去。

      就是我去也不会让你去地。”

      “那我们就先说说别的,”梅长苏也没强争,“这场战事必须动用赤焰旧将。

      这一点殿下没有异议吧?不是我自夸,虽然带的不是熟悉地兵。

      但赤焰人的声名摆在哪里,首先就不需要担心属下兵将是否心服地问题。”“这是当然。

      对赤焰旧将而言,立威这个过程并不难,大家心里都是敬服的。”萧景琰赞同道,“再说沉冤方雪就临危受命。

      只会令人感佩。

      若派了其他人去,怕只怕将士们的“谁?”

      “蒙挚。”

      萧景琰眉头一皱,立时就要反对,被梅长苏抬起一只手制止住了,“蒙大哥以前在军中时,就以作战勇猛著称,颇有几件传奇轶事,名声很高,他又是我们大梁的“我听卫峥说,你有一个蒙古大夫吧?”沉思半晌后,萧景琰想到了一个拒绝的借口,“我要见见他,如果他说你可以去,我就同意……”

      听到这个要求,梅长苏的眸中突然快速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情,不过瞬间之后就消失了,再仔细看时,表情已被控制得相当完美。

      “好吧,我回去跟蔺晨说说。”梅长苏微微欠身,“筹措出征,殿下还有一大堆事要办,我先告退了。”

      萧景琰被他自若的神态弄得心里略略发慌,总觉得有些什么掌控之外的事情在肆无忌惮地蔓延,可细细察时,却又茫然无痕。

      不过这股异样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前方急报很快又一波接一波地涌了进来,瞬间便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。

      一系列的兵力调动、人事任免、银粮筹措、战略整合,各部大臣们轮番的议禀奏报,忙得这位监国太子几乎脚不沾地,甚至没有注意到梅长苏是什么时候悄悄退出的。

      比起紧张忙碌的东宫,苏宅显得要安静宁和得多。

      不过战争的阴霾已经弥漫了整个京师,苏宅也不可能例外,当梅长苏进门落轿之后,大家虽极力平抑着,但投向他的目光还是不免有些躁动不安。

      “请蔺公子来。”梅长苏简略地吩咐黎纲后,径直便回到了自己的卧房。

      片刻后,蔺晨独自一人进来,脸上仍是带着笑,站在屋子中央,等着梅长苏跟他说话。

      可是等了好一阵子,梅长苏却一直在出神,他只好自己先开口道:“我刚刚出去了一趟,你有几个小朋友正在募兵处报名从军呢。

      看来这世家子弟也分两种,一种如同蠕虫般醉生梦死毫无用处,另一种若加以磨砺,却可以比普通人更容易成为国之中坚……”

      “国难当头,岂有男儿不从军的?”梅长苏语调平静地道。

      “蔺晨,我也要去。”

      “去哪里?”

      “战场。”

      “别开玩笑了,”蔺晨的脸色冷了下来。

      “现在已经是冬天,战场在北方,你勉强要去。

      又能撑几天?”三个月。”

      他答的如此快捷,令蔺晨不禁眉睫一跳。

      唇色略略有些转白。

      “聂铎带来了两株冰续草,”梅长苏的目光宁和地落在他地脸上,低声道,“此草不能久存,你一定已经将它制成了冰续丹。

      是吧?”
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      “这里是苏宅,我知道有什么奇怪?”

      蔺晨背转身去,深吸了两口气道:“你知道也没用,我不会给你的。”

      “你地心情,我很明白。”梅长苏凝望着他的背影,静静地道,“如果按原计划,我们一起去赏游山水,舒散心胸。

      那么以你地医术,也许我还可以再悠悠闲闲地拖上半年……一年……或者更久……”

      “不是也许,是可以。

      我知道自己可以!”蔺晨霍然回头,眸色激烈。

      “长苏。

      旧案已经昭雪,你加给自己的重担已经可以卸下。

      这时候多考虑一下你自己不过分吧?世上有这么多的事,一桩桩一件件永不停息,根本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完的!你为什么总是在最不该放弃的时候放弃?”

      “这不是放弃,而是选择,”梅长苏直视着他地双眼,容色雪白,唇边却带着笑意,“人总是贪心的,以前只要能洗雪旧案,还亡者清名,我就会满足,可是现在,我却想做的更多,我想要复返战场,再次回到北境,我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里,尽可能地复活赤焰军的灵魂。

      蔺晨,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,却能在最后选择林殊的结局,这于我而言,难道不是幸事?”

      “谁认识林殊?”蔺晨闭了闭眼睛,以此平息自己的情绪,“我万辛万苦想让他活下去的那个朋友,不是林殊……你自己也曾经说过,林殊早就死了,为了让一个死人复活三个月,你要终结掉自己吗?”

      “林殊虽死,属于林殊地责任不能死。

      但有一丝林氏风骨存世,便不容大梁北境有失,不容江山残破,百姓流离。

      蔺晨,很对不起,我答应了你,却又要食言……可我真的需要这三个月。

      就公义而言,北境烽火正炽,朝中无将可派,我身为林氏后人,岂能坐视不理,苟延性命于山水之间?从私心来讲,虽然有你,但我终究已是去日无多,如能重披战甲,再驰沙场,也算此生了无遗憾,所得之处,只怕远远胜过了所失……”梅长苏用火热的手掌,紧紧握住了蔺晨地手臂,双眸灿亮如星,“冰续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奇药,上天让聂铎找到它,便是许我这最后三个月,可以暂离病体,重温往日豪情。

      蔺晨,我们不言大义,不说家国百姓,单就我这点心愿,也请你成全。”

      蔺晨怔怔地看着他,轻声问道:“那三个月以后呢?”

      “整个战局我已经仔细推演过了,敌军将领地情况我也有所掌握,三个月之内,我一定能平此狼烟,重筑北境防线。

      对于军方地整饬,景琰本就已经开始筹划,此战之后,我相信大梁的战力会渐渐恢复到鼎盛时期。”

      “我是说你,”蔺晨眸色深深,面容十分沉郁,“三个月以后,你呢?这冰续丹一服下去,虽然能以药效激发体力,却也是毫无挽回余地地绝命毒药,三月之期一到,就是大罗神仙,也难多留你一日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梅长苏淡淡地点头,“人生在世,终究一死。

      蔺晨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      蔺晨牙根紧咬,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襟,从内袋处抓出一个小瓶,动作十分粗暴地丢给了梅长苏,冷冷道:“放弃也罢,选择也好,都是你自己的决定,我没什么资格否决,随便你……”说着转身,一脚踹开房门,大步向外就走。

      “你去哪里?”

      “外头的募兵处大概还没关吧,我去报名,”蔺晨只是略停了停脚步,头也不回地道,“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。

      你虽食言,我却不能失信,等有了军职。

      请梅大人召我去当个亲兵吧。”

      梅长苏心头一热,冰凉的小瓶握在手中。

      突然开始发烫。

      守在院子里的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冰续丹的存在,也不知道两人谈话地细节,但从蔺晨走时所说的这句话,大约也能推测出梅长苏已经决定出征北境。

      几个侍卫都是热血小伙,黎纲和甄平更是旧时军士。

      他们一方面都想要上疆场卫国杀敌,另一方面又怕梅长苏经受不起征战艰苦,矛盾重重之下,都呆呆地站在院中,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。

      在一片僵硬的气氛中,宫羽抱琴而出,廊下独抚。

      纤指拨捻之间,洗尽柔婉,铿锵铮铮。

      一派少年意气,金戈铁马,琴音烈烈至最高潮时。

      突有人拍栏而歌:“想那日束发从军,想那日霜角辕门。

      想那日挟剑惊风。

      想那日横槊凌云……流光一瞬,离愁一身。

      望云山,当时壁垒,蔓草斜曛……”

      歌声中,梅长苏起身推窗,注目天宇,眉间战意豪情,已如利剑之锋,烁烁激荡。

      越一日,内阁颁旨,令聂锋率军七万,迎战北燕铁骑,蒙挚率军十万,抗击大渝雄兵,择日誓师受印。

      在同一道旨意中,那位在帝都赫赫有名地白衣客卿梅长苏,也被破格任命为持符监军,手握太子玉牌,随蒙挚出征。

      临出兵的前一天,梁帝大概是被近来地危局所惊,突发中风,瘫痪在床,四肢皆难举起,口不能言。

      萧景琰率宗室重臣及援军将领们榻前请安,并告以出征之事。

      当众人逐一近前行礼时,梅长苏突然俯在梁帝的耳边,不知说了些什么,早已全身瘫麻的老皇竟然立时睁大了眼睛,口角流涎,费力地向他抬起一只手来。

      “父皇放心,苏先生是国士之才,不仅通晓朝政谋断,更擅征战杀伐。

      此次有蒙卿与他,乱势可定,从此我大梁北境,自可重得安固。”站在一旁的萧景琰字字清晰地说着,眸中似有凛冽之气。

      梁帝的手终于颓然落下,歪斜地嘴唇颤抖着,发出呜呜之声。

      曾经的无上威权,如今只剩下虚泛的礼节,当亲贵重臣们紧随着萧景琰离开之后,他也只听得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,在这幽寒冷硬、不再被人关注的深宫中回荡。

      第二天,两路援兵的高级将领们便拜别了帝阙,束甲出征。

      如同当年默默看着梅长苏入京时一样,金陵帝都的巍峨城门,此刻也默默地看着他离去。

      到来时素颜白衣,机诡满腹,离去时遥望狼烟,跃马扬鞭。

      两年的翻云覆雨,似已换了江山,唯一不变的是一颗赤子之心,永生不死。

      初冬地风吹过梅长苏乌黑的鬃角,将他身后的玉色披风卷得烈烈作响。

      乌骓骏马,银衣薄甲,胸中畅快淋漓地感觉还是那么熟悉,如同印在骨髓中一般,拔之不去。

      放眼十万男儿,奔腾如虎,环顾爱将挚友,倾心相持。

      当年梅岭寒雪中所失去的那个世界,似乎又隐隐回到了面前。

      烟尘滚滚中,梅长苏地唇边露出了一抹飞扬明亮地笑容,不再回眸帝京,而是拨转马头,催动已是四蹄如飞的坐骑,毅然决然地奔向了他所选择地未来,也是他所选择的结局。

      尾声大梁元佑六年冬末,北燕三战不利,退回本国,大渝折兵六万,上表纳币请和,失守各州光复,赦令安抚百姓。

      蒙挚所部与尚阳军败部合并,重新整编,改名为长林军,驻守北境防线。

      在这次战事中,许多年轻的军官脱颖而出,成为可以大力栽培的后备人才。

      萧景琰、言豫津也皆获军功,只是前者因身世之故,辞赏未受。

      对于百姓、朝臣和皇室而言,这是一场完整的胜局,强虏已退,边防稳固,朝堂上政务军务的改良快速推进着,各州府曾被摧毁的家园也在慢慢重建。

      大多数欢欣鼓舞的人们在一片庆贺的气氛中,似乎已经忽略了那些应该哀悼的损失。

      但萧景琰没有忘记,他在东宫的一间素室中夙夜不眠地抄写本次战事中那些亡者的名字,从最低阶的士兵开始抄起,笔笔认真。

      可是每每写到最后一个名字时,他却总会丢下笔伏案大哭,悲恸难以自抑,连已怀有身孕的太子妃,都无法从旁劝止。

      元佑七年夏,聂铎从东海归来述职。

      但他与霓凰的婚事,萧景琰总是不肯答应,直到有一天,宫羽带来了梅长苏所写的一封信,他才默默首肯。

      婚后霓凰将南境军交给了已日趋成熟的穆青,随同聂铎叩别林氏宗祠,一起去了东境驻守海防。

      元佑七年秋,太子妃产下一名男婴。

      三日后,梁帝驾崩。

      守满一月孝期,萧景琰正式登基,奉生母静贵妃为太后,立太子妃柳氏为皇后。

      庭生果然被萧景琰收为义子,指派名师宿儒,悉心教导。

      由于他生性聪颖,性情刚强中不失乖巧,萧景琰对他十分宠爱,故而他虽无亲王之份,却也时常可以出入宫禁,去向太后和皇后请安。

      长寿的高湛依然挂着六宫都总管的头衔,只是现在太后已恩准他养老,可以在宫中自在度日,不须再受人使役。

      高湛十分喜欢那个玉雪可爱的小皇子,常去皇后宫中看他,每次庭生抱小皇子在室外玩耍时,他都要坚持守在旁边。

      “高公公,你要不要抱抱他?”看着这满头白发的老者眼巴巴在旁边守护的样子,庭生有时会这样笑着问他,但每次高湛都躬着身子摇头,颤巍巍地说:“这是天下将来的主子,老奴不敢抱……”

      对于他的回答,庭生似乎只当清风过耳,并不在意,仍旧满面欢笑地,引逗着小皇子呀呀学语。

      “看他们兄弟俩,感情可真是好,”旁边的奶娘一边笑微微地说着,一边注意天色,“不过也该抱进去了。

      天这么阴,高公公,你觉不觉得……好象起风了?”

      “不,不是起风了,而是在这宫墙之内……风从来就没停过……”眯着昏花的双眼,历事三朝的老太监如是说。

      (完结)

    更多精彩,欢迎扫描关注中国时尚网官方微信公众号【D-SHISHANG】!

    本文由中国时尚网整理报道,如需转载请务必加本文链接并注明出处!

    原文地址:http://www.mshishang.com/a/20151012/30852.html

    专题推荐